一色屋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 關于貝克 關于貝克

    我們的愛心,拯救了一個孩子,拯救了一個家庭

    發布日期:2017-04-11 瀏覽次數:1596

      2017年3月7日,安徽貝克聯合制藥有限公司三車間員工吳月芹的大女兒劉蕊檢查得了尿毒癥,經過一年的漫長等待,終于在2017年3月19日找到了匹配腎源,公司第一時間為吳月芹籌到了近77760元醫療費(貝克聯合34330員、貝克經營26030元、貝克生物17400元)




    3月31日下午3點,安徽貝克藥業將所籌善款交到劉蕊家人手中。今天上午(4月1日)10點,太和縣婦聯、太和縣團縣委、壹圓公益行平臺、太和縣曉紅旗袍協會、太和廣播電視臺都市生活頻道和“在太和”微信公眾平臺一同前往高廟鎮大松村劉蕊的家中,將善款交到劉蕊家人手中.....



      事件回顧:來自劉蕊媽媽的自述

      2016年3月7號的清晨,一向聽話乖巧的大女兒蕊蕊沒有像往常一樣早起上學,而是打電話給我說自己肚子很痛,我急忙趕去帶著蕊蕊去了太和縣人民醫院,經過一番診斷和系統的檢查,最后診斷是卵巢囊腫??删彤斠磺卸及才藕昧?,蕊蕊也可以手術的時候,噩耗再次傳來,術前檢查發現蕊蕊的肌酐高達600多,已經需要透析治療。直到現在依然無法接受,才十五歲的女孩,竟然患上了尿毒癥。

      我們不死心,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又連夜帶著蕊蕊去了阜陽市人民醫院、南京軍區總院,高額的花費換來了同樣的診斷結果,高昂的治療費用,只能讓我們選擇回家吃藥保守治療。每天按時吃著藥,為了節省一點,每周三次的促紅素針,也是讓她爸爸來給她注射。


    (蕊蕊治療照片)

    原來幸福的四口之家,因為這個病,我們四個人都煎熬著。一連串的求醫之路,本身不富裕的家庭,很快負債累累,每月5000多元的藥物給蕊蕊維持病情,漫長的配型。


    (蕊蕊生病之前一家四口照片)

      2016年10月2號,蕊蕊再次腹痛,這次腹痛來得又急又兇,我們趕緊送蕊蕊到了縣醫院,上了手術臺,蕊蕊還是疼的整個人不住地抽動,醫生也拿不穩了,就建議我們馬上去省醫院,一夜的急診,手術臺的搶救,我們陪蕊蕊術后康復治療,也接受了腎內科的造瘺手術。堅強的蕊蕊沒有一絲抱怨,也許太痛了吧,她咬著唇,眼里都是淚。夜里,為了節省3塊錢的床費。我們就在病房的窗臺邊地上鋪幾塊塑料板,就算床了??煲粋€月的住院期,蕊蕊的病情時好時壞,我們也在蕊蕊每一張化驗單的后面留下了相應的欣慰和哀傷。


    (蕊蕊就診記錄)


      2017年3月,蕊蕊透析了,可效果并不好,肌酐沒有透析之前高達1200多,透析過后有發燒,嘔吐,失眠等等并發癥,蕊蕊年齡太小,血管太細,一透析,胳膊就腫了,不得不從每周三次變為每周兩次。


    (蕊蕊透析時照片)

      2017年3月7日,安徽貝克聯合制藥有限公司三車間員工吳月芹的大女兒劉蕊檢查得了尿毒癥,經過一年的漫長等待,終于在2017年3月19日找到了匹配腎源,公司第一時間為吳月芹籌到了近77760元醫療費(貝克聯合34330員、貝克經營26030元、貝克生物17400元)




    3月31日下午3點,安徽貝克藥業將所籌善款交到劉蕊家人手中。今天上午(4月1日)10點,太和縣婦聯、太和縣團縣委、壹圓公益行平臺、太和縣曉紅旗袍協會、太和廣播電視臺都市生活頻道和“在太和”微信公眾平臺一同前往高廟鎮大松村劉蕊的家中,將善款交到劉蕊家人手中.....



      事件回顧:來自劉蕊媽媽的自述

      2016年3月7號的清晨,一向聽話乖巧的大女兒蕊蕊沒有像往常一樣早起上學,而是打電話給我說自己肚子很痛,我急忙趕去帶著蕊蕊去了太和縣人民醫院,經過一番診斷和系統的檢查,最后診斷是卵巢囊腫??删彤斠磺卸及才藕昧?,蕊蕊也可以手術的時候,噩耗再次傳來,術前檢查發現蕊蕊的肌酐高達600多,已經需要透析治療。直到現在依然無法接受,才十五歲的女孩,竟然患上了尿毒癥。

      我們不死心,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又連夜帶著蕊蕊去了阜陽市人民醫院、南京軍區總院,高額的花費換來了同樣的診斷結果,高昂的治療費用,只能讓我們選擇回家吃藥保守治療。每天按時吃著藥,為了節省一點,每周三次的促紅素針,也是讓她爸爸來給她注射。


    (蕊蕊治療照片)

    原來幸福的四口之家,因為這個病,我們四個人都煎熬著。一連串的求醫之路,本身不富裕的家庭,很快負債累累,每月5000多元的藥物給蕊蕊維持病情,漫長的配型。


    (蕊蕊生病之前一家四口照片)

      2016年10月2號,蕊蕊再次腹痛,這次腹痛來得又急又兇,我們趕緊送蕊蕊到了縣醫院,上了手術臺,蕊蕊還是疼的整個人不住地抽動,醫生也拿不穩了,就建議我們馬上去省醫院,一夜的急診,手術臺的搶救,我們陪蕊蕊術后康復治療,也接受了腎內科的造瘺手術。堅強的蕊蕊沒有一絲抱怨,也許太痛了吧,她咬著唇,眼里都是淚。夜里,為了節省3塊錢的床費。我們就在病房的窗臺邊地上鋪幾塊塑料板,就算床了??煲粋€月的住院期,蕊蕊的病情時好時壞,我們也在蕊蕊每一張化驗單的后面留下了相應的欣慰和哀傷。


    (蕊蕊就診記錄)


      2017年3月,蕊蕊透析了,可效果并不好,肌酐沒有透析之前高達1200多,透析過后有發燒,嘔吐,失眠等等并發癥,蕊蕊年齡太小,血管太細,一透析,胳膊就腫了,不得不從每周三次變為每周兩次。


    (蕊蕊透析時照片)